行业新闻

如国际油价持续处于60美金的中枢位置

标签: | 作者:国王金融 | 来源:未知
11
Nov
2018
  俄罗斯、沙特产值均已处于适当高位,减产协议是否能得到有用执行,实际上仍将取决于沙特、俄罗斯关于维持全球市场比例和稳定油价的综合考虑。考虑到14 年以来,更多看到的是在美国原油产值高增的时期,沙特和俄罗斯以增产维持全球比例,减产协议难以支撑油价大幅上行。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屡次表态不希望看到油价过快上涨。因为油价过高会带来通胀压力,然后加速美联储加息的节奏,或将令美国经济远景以及美国政府债款负担进一步承压。周一(12月10日)纽市盘中,油价跌幅扩展,美油一度跌逾2%改写日内低点至51.26美元/桶,布油改写日内低点至60.47美元/桶。虽然此次OPEC+达到减产协议,但从供给竞争视点分析,原油市场供给是否能有用完成增速放缓,根本上取决于美国页岩油的增产脚步。
 
  从需求视点看,全球原油需求增加远景则依然低迷。美国经济在19 年面对着货币紧缩对投资和消费的抑制作用、以及今年以来美元走强对净出口的负面影响,减税对消费的促进也将边沿弱化。中国经济面对地产及相关行业进一步走弱、出口下行压力。整体看,原油需求增加将放缓。而前期油价大跌已至少部分反映了需求趋弱的影响。
  因而,虽然OPEC+达到减产协议令短期油价进一步跌落的趋势得到遏制,但考虑到19年美国页岩油持续增产、全球需求增加放缓的趋势,估计油价仍缺乏大幅上行的动力。从原油供给来看,虽然受OPEC+新一轮减产制约,原油供给快速增加势头放缓,但并不会再现2016年前一轮减产时那么快的库存去化速度。当时决议全球油价的关键变量已发生变化,2014年之前,首要是由OPEC原油产值和需求决议;此后,由于美国页岩油产出崛起以及美国原油出口占全球原油交易比重上升,美国页岩油产值、本钱和出口才是原油的决议性变量。美国页岩油产值2019年的增量足以对冲OPEC+的新一轮减产的量。2018年8月,美国原油产值飙升至创纪录的1134.6万桶/日,同比大增200万桶/日,2019年则有望打破1200万桶/日的大关。除非WTI原油长时间跌破45美元/桶大关,否则美国页岩油企业很难减产。
 
  从需求来看,全球原油需求会减速。未来几年之后,随着产出缺口闭合,货币政策继续回归正常,估计大都兴旺经济体的增加率将下降到潜在水平——远远低于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迸发前达到的平均增加率。劳动年纪人口增加减缓,出产率增加估计乏力,是中期增加率下降的首要驱动要素。如国际油价持续处于60美金的中枢方位,美国页岩油或继续增产以及加大出口美国页岩油企业关于油价的灵敏程度彻底不如沙、俄两国,因其彻底市场化的运作和对利润的寻求,也并不承担稳定国际原油价格的责任,在其盈亏平衡点之上,油价高企时,可以使用原油期货提早卖出未来的产值,然后制定长时间的出产计划,这使得页岩油企业在油价大跌时,仍能以相对较高的价格卖出,油价大跌对其产值的影响有限。
 
  在16-17年油价回暖后,库存井被敏捷唤醒,美国页岩油企业在过去的这一波原油景气周期卯足马力出产,甚至于触及管输瓶颈。依据EIA的统计,在2014-2016年国际原油大跌期间,美国7大油气区的钻井数量和完井数量最多下降约70%,罢了钻未完井(DUC,又称库存井)增加了超30%,7大油气区的产值最多下降约14%,Permian盆地的产值甚至一直在增加。

本文章来源于国王期货,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